是荼。


————

从天光乍破,到暮雪白头。

@燕二狗

【瑞金/雷卡】我有两个上铺


很久之前就想试试的文ヽ(〃∀〃)ノ

注意避雷。

放飞自我,贼O!O!C!

————

大家好,我是凹凸学院的新学生,我被安排在419这个寝室。

我的名字不重要,你们只需要知道我只不过是一个跟班,俗称狗腿子。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寝室会有不同年级的,可能这就是这个学校的神奇之处吧。

我拎着我的小皮箱,满心幻想着以后美满的学院生活和其乐融融的寝室,在我掏出裤兜里的钥匙打开门后,我想我可能是个傻子。

因为我一开门就看到了——以不讲理出名的雷狮和万年冰山脸的格瑞。

…我想回家。

天知道我是以怎么一个僵硬的姿势打的招呼,而且那两人都是上铺,也就是说,我必须和其中一人做同铺:)。

我觉得我可能会死。

看到雷狮的下床有已经叠好了的衬衫,我自觉地的挪到了格瑞的下铺。

其实两个人根本没有怎么注意我,但是我总觉得自己体内的狗腿子因素在蠢蠢欲动。




格瑞有一个青梅竹马叫做金。

明明和我们不是一个寝室但是他却天天往我们这里跑,加上他的性格我们就算是认识了吧。

正比如现在,他和格瑞坐在床上,金的一节小腿吊在半空晃一晃的。

“别晃,我看不清书。”

“格瑞,你说好的今天陪我出去玩的!!”

“快模考了,要复习。”

“你就只会用复习来搪塞我。”

然后我感觉到床使劲一摇,可能是金又去骚扰格瑞了吧。

格瑞请你拿出拒绝我的时候的气势来拒绝金,谢谢。

他们俩不是情侣而我却总有一种被拍了几吨狗粮的感觉。



要说我们寝室除了我唯一的正常人应该就是安迷修了。

不过这种错觉仅是他生日之前。

安迷修生日的时候和我同班的埃米让我转交给他送的礼物。

安迷修自从拿到了那个礼物之后就开始哭。

雷狮当时还打趣他说就一个礼物也能开心成这样。

然后我在周末打扫寝室的时候看到了那个生日礼物。

一个旋转木马式的八音盒。

我此时觉得我才是唯一一个正常人。



雷狮老大有一个弟弟叫做卡米尔,喜好甜食。

毕竟他每天都喜欢拿着他的手机看校门口那家价格不菲的蛋糕店推出的新品,然后把他在蛋糕店办的卡丢给我让我去买。

简直是暴君!压榨!万恶的资本主义!

即使内心有着愤懑,但是我的狗腿子基因还是极致的发挥着。

我下午去图书馆的时候就看到雷狮撑着头,假装看书实则是在看弟弟吃蛋糕。

雷狮大哥你崩皮了。

说起卡米尔,真的可以称之为雷狮的冷静剂。

雷狮每次在寝室和安迷修干架的时候,卡米尔一赶到只需要一句“大哥”雷狮总会停下手。

不过事情用会有出乎意料的时候。

有一次我回到寝室,雷狮的床板已经断成几段了。

罪魁祸首的两个人面对面坐着。

丝毫没有自觉。

而且那么厚的床板你们是有多大的力气才能把它拆成几段的啊!!!!

后来雷狮想了想,拿了睡衣跑去了楼下下卡米尔的寝室。

以及雷狮你不是平时都喜欢裸睡吗。:)




格瑞是学院里工科组的。

最近的机械课弄得他基本除了小指都是红肿的,他的青梅竹马每天都会拿着药来我们寝室给格瑞上药。

我看着金小心翼翼用棉签给格瑞上药,末了还把手给吹吹,说什么痛痛飞走。

啊,眼睛好痛。

金看着格瑞书桌上有一把小锤子,拿起来眨巴眼睛使劲看了看。

“格瑞这个是什么啊?”

“工科课的作业。”

“哎?我还说想要呢…”

我看着格瑞穿外套的手顿了一下。

“只要交上去打个分就行了,到时候送给你。”

“格瑞果然最好啦!”

我一脸惊恐的看着金扑向格瑞求抱抱。

格瑞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似乎觉得这么几个月吃的狗粮是真的。



狗粮是不单行的。

其实在自习室遇到雷狮和卡米尔已经是很多次了,见怪不怪。

自习室是每天晚上十点锁门。

打铃以后门口总会拥堵上一阵子,卡米尔和雷狮走在我的前面。

下楼梯的时候雷狮凑过去就对着卡米尔的嘴唇啾了一口。

然后俩人十指相扣离开了。

猝不及防。

————END.

工科生送锤子的含义就是!告!白!因为我哥哥就是工科男然后给我嫂子求婚就用的他机械课上做的那柄小锤子。

着实被秀了一脸。mmp´_>`

所有的事情都是真人真事(冷漠)

评论 ( 13 )
热度 ( 289 )

© 茶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