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荼。


————

从天光乍破,到暮雪白头。

@燕二狗

【雷卡】与你的重逢总是匆匆


就想尝试一下霍格沃茨paro,超级OOC!!!其实只是想随口唠嗑,有那么絮絮叨叨…。(想要躺着吃粮)
————————

通往霍格沃茨的列车行驶在铁轨上,喷出的蒸汽宛如海潮拍岸的浪花,亲吻着翠松绿树。

卡米尔在无聊的时候总是喜欢对着一些东西发呆,比如现在他看着窗外的水天一色,偶尔有几只枯瘦的渡鸟掠过。

“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

卡米尔神游被拉回现实,他透过玻璃的反光瞅了一眼进来的人,“请便。”

他的眼睛很好看,是卡米尔最喜欢的绿色,如同水洗后的森林,又像是顺流轻荡的青藻。卡米尔看着对方又微微出了神,感觉有些不太礼貌便低头看摊开在大腿上的书——鳄鱼皮制成的皮质封面,纸张是麻草梗。

那是他十岁时雷狮送给他生日礼物,这可不是一本普普通通的书,书的内容就如同雷狮的性格一样随性。上面的字会立起身子。如同蚂蚁一样攀爬改变自己的位置,甚至有时候会走过几页的路程,以此组成新的故事。

不过这本书的内容大多数都是以插画形式来表现,比如他现在看到了自己昨天拖着木箱,左肩上的布伦达几乎比他的头还要大。

他看着自己路过一群围在飞天扫帚橱窗边的孩子,但还是驻足越过那群小孩的头顶看着线条流畅的飞天扫帚,然后他转身浸进在人海里穿梭,怀里揣着刚从古灵阁里面取出的金币。

昨晚布伦达啄开他的窗户,脚上绑着一封雷狮寄给他信和一把金色的小钥匙,信里写了如何去古灵阁,以及取钱的一些必要步骤和注意事项。就在卡米尔诧异雷狮的行为的时候,第二天他就收到了霍格沃茨的录取通知书。

就像是在说我雷狮的弟弟怎么可能会上不了霍格沃茨。

下一页让卡米尔的呼吸骤然转急。

他看到了雷狮穿着斯莱特林的校服,面颜恣意狂傲的用魔杖指着一群八眼巨蛛,他的长袍被风吹起来,上面已经破了几个洞。

他从口袋里抽出自己的魔杖,然后杖尖轻轻的和雷狮杖尖点在一起,卡米尔顿时有种玻璃珠子滚动在心尖的感觉,不轻不重的刺激着心跳加快。


一年级的新生也是要必备魔杖,而巫师魔杖只有奥利凡得一家店出售,那是个小店,嵌在十字路口的拐角处,布伦达转动眼睛认着路牌。卡米尔推门而进,入眼的便是成百上千黑色的长方形盒子整整齐齐码成一排排的,一个小老头从那堆黑盒子里探出头来,“嘿,欢迎光临小先生。”

“您好。”

卡米尔看奥利凡得从怀里掏出手绢擦了擦他那半边框的眼镜,“哦天啦,这不是雷狮先生的弟弟吗。”

“您认识我的大哥?”

“当然,两年前雷狮先生从我这里买走了他的魔杖,哦我是说,您和雷狮先生一年级时就像是一个模子刻里出来的。”

“先不说这个,来试试这根魔杖。”

奥利凡得揪起袖口擦了擦盒子上的灰尘,递给卡米尔。

“试着轻轻挥动一下吧。”

卡米尔转动手腕,杖尖划破空气带着点点白色的亮光,然后旁边的柜台上地球仪掉下来差点砸中了站在沙发扶手上的布伦达。他朝着卡米尔扑腾了几下自己的翅膀表示不满。

“不是这个,再来试试这根。”

卡米尔接过来,又轻轻一挥,“轰”的一声右手边的那堆整齐的魔杖齐齐倒塌,甚至砸坏了一个带水的金鱼缸。

“抱歉…”

“无妨,第一次买魔杖的都是这样,我已经习惯了。”

奥利凡得在那堆杂乱的魔杖里翻来翻去,“到底适合那种呢…”

卡米尔伸手把自己的围巾拉高,“请问,您记得我大哥他的魔杖是什么样的吗?”

“当然,我记得我这里卖出的每一根魔杖,十一英寸长,木材是榆木,杖芯是攻击力极好的龙心脏…奥您倒是提醒我了。”

奥利凡得从一个抽屉拿出了一支魔杖递给卡米尔,“这根魔杖的杖芯和雷狮先生的那支是来自同一条龙,这根为右心室。”

卡米尔在握住的一瞬间,魔杖如同活的心脏跳动着抽击了一下手心,卡米尔像前两次一样挥动了它,却并未发生破坏性的事件,直到他看到头顶聚起一团小小的云层,降下的纷纷细雪落满了他的眼睫,融化成水汽又氤氲在空气里。

奥利凡得满意的将魔杖放进丝绒的盒子里,再挽手扎上宝蓝色的缎带递给了卡米尔。

“雪松木最完美的归属是拥有敏锐洞察力的人,他们很聪明,并且选择自主最适合他们的人。”


等卡米尔靠着车窗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月上梢头
,书本上的文字又在他睡觉的时候调换了位置。车厢里的那个人已经不见了,他伸手揉了揉惺忪的眼跟着一年级的新生下车。

霍格沃茨的城堡规模足以让一年级新生发出长长的惊叹。卡米尔见过雷王家的城堡,所以并未如其他人一样感到惊讶。

拐过几条大长廊,再上阶梯,面前是一扇巨大的木门,门后传来冗杂的谈话声。麦格教授领着他们推开那扇沉重的门,卡米尔规规矩矩的走在中后方,然后下意识看向了斯莱特林的长桌——当他望向雷狮的时候,雷狮也正好在新生的人潮里发现了他。

然后雷狮下意识眯了右眼朝他吹了一声口哨,卡米尔翕动着嘴唇叫了声大哥。

他的声音湮没在嘈杂的谈话声里,视线穿越人海茫茫交接在一起。

就像是干涸的内心得到了渴望已久的骤雨。



“安静。”

麦格教授拍了拍手让全场冷静下来,从袖口抽出一卷羊皮纸。

“我现在念到名字的人请坐在这里,分院帽会为你们挑选最合适的学院。”

“卡米尔。”

第一个就是他的名字,他坐上凳子,看着那顶高高却又脏兮兮的帽子举在自己的头顶,卡米尔吞咽了一下唾液,然后长长的帽檐覆盖住了他的双眼。

“又是一个雷王家的小孩子啊,还是照规矩分去斯莱……”

卡米尔听到分院帽说话说到一半顿住了,脚后跟不安的踢了踢凳子。

“斯莱特林不适合我吗?”

“你身上似乎有些不一样的东西,和你的哥哥们并不一样。”

“可是,大哥他在斯莱特林。”

“孩子,雷狮分去斯莱特林几乎是注定的事实,你和他并不一样,也无须追逐他的脚步。”

“真是难以抉择…”

分院帽自言自语不再搭理卡米尔的提问,帽尖垂下来似乎是在深思熟虑着。

“拉文克劳!”

分院帽刚说出这句话就从他头上被摘了下来,卡米尔刚睁开眼睛适应光线,拉文克劳的长桌便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欢迎新生。卡米尔走向拉文克劳的长桌,眼光却止不住瞟向雷狮。

霍格沃茨的待遇很不错,从甜点上这一点就很深得卡米尔的心,例如淋了枫糖的烘蛋糕,蓝莓酱心的松豆饼。

卡米尔伸手去拿一块米布丁的时候感觉后背一阵寒意,手一哆嗦拿到了凤梨味馅饼。他咬了一口馅饼回头一看,果然是雷狮看着他,眼神传达的信息就是让他不准全吃甜点。卡米尔转过头来,张口又咬了馅饼,两颊塞的鼓囊囊的就像一只仓鼠。

晚饭结束便是要回宿舍,卡米尔跟着拉文克劳的学生排成一排走出宴会厅。

“卡米尔。”

雷狮的语气在他心里不能再熟悉,卡米尔回头望向斯莱特林的队伍便看到一个玻璃球朝他飞了过来。他手忙脚乱的接住,再抬头看向雷狮的时候雷狮背对着他挥了挥手。

拉文克劳的宿舍在楼顶,卡米尔的寝室只有两个人另一个人似乎还是打赌输了才和他分在了一起。

等到卡米尔洗完澡出来,那个头顶着巨大呆毛的小男孩已经睡了,雷狮扔给他的玻璃球被卡米尔放在台灯下头。

玻璃球里只装着没满的水和一片紫罗兰花瓣。

卡米尔打开床头的台灯,手里已经把那个玻璃球翻来覆去看了几遍也没有发现任何奇怪的地方。

雷狮可不会送这么无聊的东西给他。

卡米尔小时候就知道这个定理,他举起玻璃球凑近眼睛,甚至能看到自己的瞳色在水里倒影出一片浅蓝色。花瓣慢慢的沉下去,等到了底部就像是触动了什么开关,它轻轻舒展开鳍,亮出蓝紫色的尾部——是一条斗鱼。

卡米尔向来对雷狮会这种小魔法感到不可思议。

他从枕头下掏出那本书,翻开的第一页插画就是雷狮正坐在书桌前,手里拿着四年级的魔药课课本。

“晚安,大哥。”

——————END.

评论 ( 29 )
热度 ( 232 )

© 茶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