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荼。


————

从天光乍破,到暮雪白头。

@燕二狗

【雷卡】眷顾

是景爹的天使雷x神父卡!这一对的初见也写好啦!
没有文笔的究极ooc系列。
条漫在 @けい 
————————

我的生活,似乎永远都会充斥着灰暗。
                      一天接一天,没有尽头。


“虽有孤苦如乌云密布,风浪肆虐隔阻...”
一阵阵歌声在通体雪白的建筑里盘旋,那是如同婉转而鸣的夜莺。阳光折射在唱诗班的小孩穿着的黑白相间制服间,他们一个比一个站得笔直,昂首凝视着指挥家的那根跳跃的指挥棒,那根黑色的小木棍就如同精灵一样,踩着《得人渔夫》的每一个拍子踮脚跳跃。
卡米尔身材瘦瘦小小的,淹在一群人里面简直一点也不显眼,他随着节奏的拍子发声,唱着烂熟于心的歌词。旁边的人生怕碰到他,仔细看的话能发现他与旁人之间的缝隙稍稍大上许多。
“今天的练习就到这里吧。”神父满意的看着孩子们,最后宣布了周四的练习结束。孩子们一听到这句话,立马离开自己的位置去找到自己的好友,唯独卡米尔被人流所分离而出,再孤立。
卡米尔回头看了看蔚蓝色的天空,他眯了眯自己的眼睛,刚才有个黑影过去了,错觉吗?

——你不过是个野孩子。
卡米尔是一个孤儿,生活在满是污垢和老鼠的石砖房里,他的身世不明,被世人理所应当的唾弃和指指点点。
他并没有过多的去在意这些事,卡米尔抬起头,正午的阳光照在他的眼底刺得他眯了眯眼睛,神父站在高台对着他温和的笑了笑。他早在几年前被现任的神父捡回家,他交给卡米尔他毕生的知识,用意再清楚不过了,卡米尔即将代替他成为为神传达旨意的人。

“他不配接替神父的位置!”
一位基督教信徒愤怒的声音打破了教堂里安静的空气,信徒们似乎是被激起了勇气,反对的高呼掀成了一阵阵高潮。
卡米尔躲在沉重的木门后面,那些话被门挡在另外一方,却还是穿过细小裂缝排山倒海的扑面而来。
是了,即使过了这么多年,他依旧不会被信徒们接受,以后也会是一样的。
卡米尔背靠着木门滑下来,抱紧自己的双膝将自己蜷缩成一团。
一片洁白的羽绒轻轻落在他的脚边。



不过有些事情,  
         或许是我太过于武断了吧。



漆黑的窗外风雨交加,电闪雷鸣。闪电劈下来发出轰隆一声巨响,漏出的光将树影投映在地板上显得阴森恐怖。卡米尔拿着一块白色的蜡烛,微弱的灯光在黑暗里明亮了一圈小小的空间,他“吱呀”一声打开大门,果不其然,外面站着一个湿淋淋的人。
“请进吧。”卡米尔微微侧身让对方进了教堂,神父早早的就进入了梦乡,所以小小的破例一次还是可以的。
对方白色的外套已经全部打湿了,墨色的发丝还滴着水珠,卡米尔从衣柜里翻出一块干净的布料让他擦了擦头发。
“谢了,这么多人也就你愿意收留我。”雷狮将收留两个字说出来带着一声轻笑,卡米尔用瓷碗给他倒了一碗开水,雷狮紫色的眼睛氤氲在升腾的热气里,卡米尔看不清他的眼神。
“无妨,只是你只能住一下那间小屋了。”
雷狮顺着卡米尔的视线看去,最后落在那扇在黑暗里显得灰扑扑的门上,“只是借助一晚也没什么。”
“那,愿你好梦。”卡米尔揉了揉发酸的眼眶,他被雷狮的敲门声从睡梦中惊醒,现在他要去床上好好的睡一觉。
“晚安。”雷狮下意识舔了舔自己的上唇,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今天是卡米尔的十七岁生日。卡米尔跪坐在神父面前,神父早已年过古稀,手止不住地颤抖着将那本《圣经》从怀里那出来。他知道大多数人都反对卡米尔的身份,而他却不管不顾,执意要将位置传于卡米尔。
“主啊,我们生而平等,我们追求博爱,却连一个身世凄惨的孤儿也都无法包容。”
他的声音经过岁月的打磨如同锈掉了一般,沙哑的声音低得冗杂在嘈杂的谈话声中,而另一些信徒怀疑的目光如同一柄柄寒刀扎在卡米尔的背上。
卡米尔跪的已经有些久了,大腿处一波波肌肉酸软的感觉刺激着神经,他双手紧握成拳,一动不动的维持着姿势。
“这样身世不清的孩子,怕是与上帝沟通都会成问题。”反对的信徒们并不会因为一两句话而改变偏激的观点,即使那句话出自于他们最德高望重的神父之口,“像他这样连得到神眷顾的资格都没有。”
卡米尔听到这些话后只是抬起头看着他们,而海蓝色的眼底没有一丝起伏。
“要什么神的眷顾,”教堂的那扇巨大的木门刷一声的被推开,金色的阳光洒满了教堂,连着空气中细微的尘埃都肉眼可见。
信徒们纷纷抬眼,一双洁白的羽翼在光线下舒展而开,雷狮坐在神父的位置上,一手撑着脸颊眯了眯自己的眼睛,“有天使的眷顾不就够了吗。”
他的眼底全是戏谑,视线紧锁在因为跪着的姿势而不得不抬头看他的卡米尔身上。
这个孩子,真的是很有趣呢。

——————END.

结果玩着玩着把自己玩进去的雷狮(划掉)

评论 ( 13 )
热度 ( 127 )

© 茶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