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荼。


————

从天光乍破,到暮雪白头。

@燕二狗

【雷卡】和你的一辈子是怎么都好

景总的雷卡结婚啦!!我要激动死了!!呜哇哇哇给景爹的条漫!我爱你! @けい

究极OOC,没有文笔。我只想哭着说他们有那么好
——————————
“老大,我们真的要瞒着卡米尔吗?”佩利拖着一个巨大箱子进门,挪到客厅的角落以后直接往后大喇喇一躺。
“这事可不能随便告诉他。”雷狮面色凝重的从箱子里拿出一个盒子揣在怀里,然后将大箱子用布盖起来,让其看起来和普通的方块茶几没有区别。
卡米尔站在佩利没有关上的门旁边,听到了两人的对话眯了眯右眼,大哥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给自己说的?
而且最近雷狮外出的时间越来越多,甚至一周都看不到他一天,卡米尔合上书揉了揉胀痛的太阳穴,看着不远处书柜上的挂历,上面有一个数字被蓝色的荧光笔圈起来了,那是他的十八岁生日。

“卡米尔,我要结婚了。”卡米尔看着雷狮笑着揉了揉头的头,新婚服装很合身也很华丽,就如同小时候王子的装束那样。
“大哥…?”卡米尔看着自己的帽子变成了纯白的头纱,原本的连体衣也成了一层又一层洁白的婚纱,他有些慌张,甚至连手都不知道放在哪里。
“新娘是你。”卡米尔抬头望进雷狮浩瀚的星辰里,他看着那双紫色的眼眸越来越近,近得能从瞳孔的倒映里看到自己的脸。

一股凉意从脊背窜进大脑,卡米尔睁开眼睛,头上明晃晃的灯光刺的他生疼,空调还往外一股股的冒着冷气。
他从地毯上坐起来,胡乱呼噜了几下睡乱的头发,睡着之前看的书还没来得及收捡,还乖巧的睡在他的膝盖旁边。
一切都不过是场梦。
卡米尔将书放进书柜里,不小心瞥见了镜子里自己——快要十八岁了,身高也长了不少。以前胖乎乎有些肉感的脸颊似乎消退了,虽然他抿抿嘴还是会随着动作鼓起来,看起来像个正在鸣叫田蛙。
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个梦。是的,雷狮肯定是会结婚的,但绝对不会是和他。
卡米尔很早很早之前就喜欢自己的堂哥了,至于时间是多久,他也不知道。等到卡米尔有些迟钝的脑筋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深深陷在泥潭里了。
卡米尔不是没有尝试过疏远雷狮,来达到克制感情的目的,然而一切都是徒劳,他早就已经无法阻止感情的日益增长。
就像是一颗小小的种子,播种进心塘汲取着对方对你一点一滴的好,再经过漫长岁月的浇灌长成一棵参天大树。
卡米尔摸着自己有力跳动的心脏,他眨了眨眼睛,那里面是有一棵大树的。
还是一棵快要蔓延成为森林的大树。

“卡米尔,我要结婚了。”雷狮的手撑着头望着窗外,食指指甲在玻璃桌面划着不知道是什么的图案。
卡米尔吃这蛋糕的动作迟缓下来,最后停了下来。他的心跳动有些沉,可能是吸饱了血液有些不堪重负,嘴里的奶油被口腔的热度融化最后腻在嘴里。卡米尔吞咽了一下唾液,并没有往日那种甜甜的味道了。
“那,恭喜大哥了。”
那是他第一次将酸奶蛋糕丢进了垃圾桶。

雷狮结婚的日子订在了卡米尔的生日那天。
卡米尔对着镜子,一遍一遍打理着自己的头发——昨晚因为辗转难眠,头顶的一撮头发翘起来却怎么也摁不下去。
他有些懊恼的抓了抓那撮头发,烦躁的甚至想将其剪下来。卡米尔看了看自己的手表,发现已经时针快要指到最顶端了,而新娘还是没有出现。

雷狮最后还是绷不住了,他叹了口气对着卡米尔招了招手,“卡米尔,你还要坐到什么时候,过来。”
卡米尔抿了抿嘴,任由脸颊鼓起来,却还是乖乖走了过去,“大哥,这种时候就不要开玩笑了。”
真的是难得任性一次。
雷狮笑了一下,伸出手臂搭在卡米尔的肩上,将一直捏在手里的丝绒盒子塞进了卡米尔的怀里,“今天是你成年的日子,还有——”雷狮顿了顿,转动手腕轻而易举的将那撮翘起来的头发压了下去,“成为‘皇妃’的日子。”
卡米尔有些惊讶的抬起头,却一眼撞进了雷狮眼底的万千星辰。

海盗的一生便是浪迹天涯,而他们终会有归家,
那就是大海。

————END.

评论 ( 6 )
热度 ( 155 )

© 茶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