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荼。


————

从天光乍破,到暮雪白头。

@燕二狗

【雷卡】夜话

久违的更新啦!前两天开学高三了好忙哇,更新估计会慢了很多抱歉啦qwq
私设亲兄弟,依旧的究极OOC,没有文笔,我争取下次更新就完结。
————————

淅淅沥沥的大雨落在柏油路面,溅起地砖上厚厚的尘埃,雷狮坐在驾驶座,透过雨刷器的一摆摆等着红绿灯,红色的倒计时模糊在水滴里。
他紧握着方向盘,食指轻轻敲打着深棕色皮革的盘套,在红灯变绿的一瞬间他猛的一脚踩在油门上轰的一声往省医院赶去。

就在前一个小时,雷狮那个到处拈花惹草的老爸打电话告诉他他其实还有个弟弟,而且还是个患了绝症的弟弟。
说实话,从小到大雷狮的父亲就没有怎么管过他,不过雷狮倒也乐意,毕竟他可不喜欢被别人束缚着。突然被甩了一手烂摊子的雷狮有些心烦,虽然没有见过那个所谓的弟弟,不过也是不能放着不管的。

医院的消毒水味道很浓,雷狮只呼吸了几下就觉得脑仁有些疼,他下意识在走廊点了根烟,刚抽了一口想到这里是医院,便又给掐了。
香烟是个让人镇静下来的好东西,雷狮深呼吸了几下,心里倒不像刚才来时那么浮躁了。
“是雷狮先生吗?我是卡米尔的主治医师。”一位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从对面病房里出来,腋下夹着一块病历板,他抬手前请,示意雷狮跟着他。
“是的,那个小屁孩得的什么病?”雷狮没有像平时那样狂妄的将双手插在裤兜里,倒是规规矩矩的走在医生的身边。
“卟啉症,是这个世界上很难见病,他送来的时候已经有些严重了。”他将病历翻到卡米尔的那页递给雷狮,又缓缓开口,“说实话,我也不清楚治愈的几率有多大,只能看他想不想活下来了。”
几句话的功夫他们就到了卡米尔的病房,那是住院部角落里的一个房间,如果不注意看的话根本不会注意到。
病房里的消毒水味道更重,墙壁是被千篇一律粉刷成惨白色,窗外有几棵大树挡住了阳光,而病房里还是拉着厚厚的窗帘。
卡米尔,他的弟弟正乖巧的靠在病床上,蓝白条纹的病员服下的一双手交叠放在一起,皮肤白的几近透明,他闻声回头来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雷狮,“…哥哥。”
其实卡米尔不温不火的样子让雷狮是有些憋屈,心头的无名火对着卡米尔是怎么也发不出来,他只好拉过旁边的椅子坐上去,“病现在有好一点?”
“还是老样子。”卡米尔比雷狮年纪小,说话却成熟跟个小大人似的。
然后气氛突然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尴尬。
雷狮偏过头,视线落在书桌的仙人球上面,他握着手抵在唇边咳嗽了一声,“你要喝水吗?”
卡米尔似乎是知道雷狮想打破微妙的气氛,他忍不住的笑了下然后配合的点点头,“谢谢哥哥了。”
然后雷狮感觉到自己几乎是落荒而逃。

不得不说,雷狮一个一米八几大男人拎着个粉红色的水壶还是有些引人注目。从热水区到病房一路上简直是沐浴着热切注视过来的,雷狮总觉得自己前二十年的面子全丢在今天了。
等雷狮回来的时候,卡米尔已经被挂上了吊瓶,旁边的护士整理着玻璃制成的容器,叮叮当当的碰撞声回荡在安静的病房里。
那是一袋子红褐色的液体,它们顺着医用导管溜进卡米尔的身体里,勉勉强强维持着卡米尔脆弱的生命。
卡米尔很讨厌苦的,雷狮看着对方皱着眉头接过护士递来的药丸,就着他打来的热水咽下肚。
然后他脸上那两条和雷狮神似的小粗眉已经紧紧绞在一起了。
这是雷狮和他见面这么久,第一次看到卡米尔露出这样的表情。不是挺可爱的吗?雷狮抿着嘴笑了一下,结果还是被卡米尔发现了。
雷狮像是想起什么了,一把捞过椅背上的外套在口袋里掏出了一根棒棒糖,然后举起来在卡米尔紧跟不放的视线下开口,“喏,要这个吗?”
“嗯。”卡米尔点了点头。
然后雷狮剥开糖纸丢进了自己嘴里。

——————TBC.
卟啉症,又名吸血鬼症,患者不能接触阳光,否则卟啉在阳光下会使皮肤会气泡甚至溃烂,而患有卟啉症的人大多伴有贫血,需要靠输血为生,而他们的皮肤会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色。

评论 ( 9 )
热度 ( 72 )

© 茶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