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荼。


————

从天光乍破,到暮雪白头。

@燕二狗

【安卡】等价交换

是 @什玖死掉啦 玖爹的梗,抱着卡睡觉的泰迪熊。
天啦噜被我弯成什么鬼啦。
究极OOC,没有文笔。(躺)
————————————

“安老师。”
安迷修感觉到的衣角被扯了扯,他一低头就看到一个毛绒绒的金色脑袋。金的身高只到他的大腿,他一边费力的仰头看着安迷修,一只手朝他微微弯曲,示意这是一个悄悄话。
金把手放在安迷修耳朵旁边,用极小极小的声音开口。
“卡米尔玩捉迷藏不见啦,安老师可以帮我把他找出来吗?”
“当然,愿意效劳。”安迷修揉了一把金的头,对方欢呼了一下就跑到了格瑞的旁边开始玩积木。

卡米尔在安迷修的印象里是个非常聪明的孩子,当其他的小朋友还在纠结加减法的时候,他已经能够流利地背诵乘法口诀表了。
而他的性子可能是太过于安静了,导致他在班级里的存在感十分低,别的小朋友玩飞行棋缺一个人的时候,要思考很久才会记起班级有他这个人。
安迷修每次被一群小朋友拉着玩游戏的时候,他总能不经意的瞟到卡米尔孑然一身坐在角落的板凳上,如同一只被喜新厌旧的布娃娃一样,目不转睛却又安安静静的看着他们闹成一团。


“卡米尔,醒醒了。”
安迷修是在一只巨大的泰迪熊怀里发现了卡米尔,对方蜷缩在泰迪熊毛绒绒的怀里睡的正香,瘦瘦小小的身躯被泰迪熊的一只臂膀完全遮住了。
“安迷修老师?”
卡米尔揉了揉睡意惺忪的眼,有些懵里懵懂的看着他。
“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啊。”
安迷修无奈的笑了一下,抬手揉了一把卡米尔细细软软的发丝。
“我是在和金他们玩捉迷藏来着…欸…”
卡米尔皱了一下眉头,努力思索着自己睡着前在干什么。从他左脸颊印的红红的毛绒纹路,安迷修都能知道卡米尔在这里睡了多久了。
卡米尔想起了这件事,下意识看了看安迷修的身后——什么人也没有。
原本波光粼粼的大海此时显得有些黯然无光,如同蛰伏于深海之下掀不起一点波澜的黑暗。
“安迷修老师,我一会再回去吧。”
卡米尔低垂着眼睑,就算不说出来安迷修也知道他现在有多难过,然后他走到卡米尔身旁,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安老师?”
卡米尔坐在泰迪熊的腿上,这样看起来他和安迷修的头顶差不多高度,他有些疑惑,于是歪了歪头看着安迷修。
然后卡米尔得到了一块用彩纸包裹的方糖。
“嘘,别的小朋友都没有哦。”
安迷修对着他温和的笑了一下,然后做了一个噤声的东西。
“所以秘密作为交换,卡米尔能给在下说说,为什么不愿意和别的小朋友一起玩吗?”
卡米尔下意识用脚后跟敲了敲地板,他把方糖从左腮推到右腮,脸颊鼓的像一只大头金鱼的腮帮。
“因为他们都说我太沉闷了,而且捉迷藏他们都找不到我,我还要装作不小心跑出去才会被抓到。”
卡米尔有些不耐烦,用脚跟敲出一串嗒嗒嗒的声音,然后安迷修起身半跪,伸出手捉住了卡米尔瘦瘦小小的手腕。
“喏,抓住卡米尔了。”
安迷修笑起来眉眼弯弯的,脸上的线条柔和的简直不像话,卡米尔鬼使神差的将自己那双肉嘟嘟还没有长开的手掌,搭在了安迷修的手心。
“嗯。”

“安老师。”
卡米尔拉着安迷修的衣角对着他招招手,示意这是一个悄悄话。
他在安迷修蹲下身的时候凑过去,在安迷修的左颊轻轻啾了一下。
“我明天也想吃那个糖,这个是交换。”

——————————END.


评论 ( 24 )
热度 ( 172 )

© 茶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