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荼。


————

从天光乍破,到暮雪白头。

@燕二狗

【雷卡】Shape of you

很久没有更新我骨科啦,试试这种非常危险的想法,写的我都有点害羞,其实就是关于一个419的故事,后续应该会有。
依旧是究极OOC,没有文笔的系列。
——————————
卡米尔在没有遇到雷狮之前,他并不相信什么叫做一见钟情,或许这样说比较完整,他不相信自己会有多余的感情。
那是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街角路灯因为年久闪烁不停,一扇沉重的雕花木门将刺骨的风寒断绝在外。
酒吧里的暖气开得很足,五光十色的镭射灯在一刻不停的变化着轨迹,头顶音箱慢放着一首首DJ乐曲。而卡米尔坐在吧台旁边,手边放着一个高跟酒杯,他轻轻端起来晃晃液体,里面的冰块因惯性碰撞,在嘈杂的环境发出清脆声响。

是斜对面的方桌那个人给他点的。
对方穿着一件黑色的毛毡大衣,里面是白色高领的西装衬衫,西装裤下修长的双腿交叠,黑色的皮鞋被擦的铮亮。
一看就是职场精英,在酒吧这种地方混是极有经验那种。
卡米尔半垂着眼睑,杯里的甜酒传来一股股清甜的葡萄味,顺着暖气钻进鼻腔,冰块上面那片薄荷叶在灯光下呈暗红色,就像是一颗诱惑他品尝的糖果。
他举起那杯酒,对着雷狮的方向做了一个碰杯的动作,然后猛灌了一口。雷狮的名字是调酒那位酒保告诉他的,酒保告诉他的时候脸上带着明显的笑意,在晦暗的灯光下显得意味不明。
卡米尔看着自己的海蓝色聚集沉淀在杯底,透过玻璃的反光居然看到一点点木槿紫。
甜酒被稍稍移出视线,雷狮一点点攀着杯沿出现,他恰好回头朝卡米尔看过来,然后朝他抛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那是狮子面对猎物才会露出的微笑。


成年人的微笑在此时的环境下显得更具魅惑力,像一颗破风的子弹正中红心,直端端贯穿了卡米尔心脏。
饶他平时在学校再怎么聪明,不过也只是个涉世未深的小青年,而在高考完后他果断选择了踏进这家酒吧,因为这是成年人的世界。
雷狮似乎是在谈着什么重要的事情,重金属音乐的节点一下下震着卡米尔的脑海,他觉得自己一向清明的大脑此时却是昏昏沉沉的。
卡米尔的视线不由自主落在了雷狮身上,要对方一个个细小的动作尽收在眼底,他不能阻止自己动作,如同不能阻止自己的心脏跳动,血液流动那样。
甜酒里的冰块慢慢融化,凝结的水雾顺着杯壁滑下,最后在底座留下一圈圈水渍。
“喂,小家伙你在这干什么呢。”
雷狮的嗓音有些凌厉,字字句句却是满满的笑意,卡米尔神游在外的被扯回现实,他下意识垂头拎高自己的围巾。
“我不叫小家伙,我有名字叫卡米尔。”
卡米尔发现雷狮有些太高了,他要有些费力的仰头才能和雷狮对视,不过对方也算是体谅他,顺过一旁的板凳就坐了下来。
“好好,不过小孩子最好还是别一个人到这里来。”
“我已经成年了。”
卡米尔眨了下眼睛,极力用平静的声音叙述这件事,似乎这样会显得很有说服力。
“是吗?”
雷狮伸手拿过卡米尔那杯甜酒,转了个方向,对着那处有着半月牙水渍的地方啜饮了一口。
“我倒不觉得成年人会喜欢喝甜酒。”
…那不是你点的吗?
那句话在唇边打转,最后被卡米尔吞进了肚里。雷狮动作里邀约的意味太足了,卡米尔看着他喝酒滚动的喉结,喉咙不自觉有些发紧。
他哑着嗓子缓缓启唇,话语还未经过大脑处理直接脱口而出“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做。”
雷狮俯身靠在他的耳边,粗糙的头发擦过卡米尔的耳蜗让他脊背发麻,低沉的嗓音混着音乐一下下锤在卡米尔心脏上,“听我指挥。”



卡米尔被雷狮拉着从小门出来,黑漆漆的巷子没有一盏灯可以照明,唯一的灯光就是百米开外大路上的路灯。
刚关上门卡米尔就被雷狮反手抵在了门上,随即对方温热的双唇准确落在他的嘴唇上,他下意识伸手抱住了雷狮的后背拉近距离,两人的鼻息交缠在一起。
雷狮的吻技很好,卡米尔的头因为缺氧阵阵发晕,他下意识打开牙关吸气却被雷狮趁虚而入。充满酒气的舌头探进来,挑起卡米尔的舌头轻轻吸吮。
这一切简直是太荒唐了,卡米尔觉得自己一定是喝醉了,这些事换做平时他连想都不敢想。
直到最后雷狮抱着他滚进酒店宽大的床单,他的一切就像是剖开尽数展现在了对方眼前,卡米尔闭上眼睛,选择享受今晚雷狮带给他一切。


一夜放纵的后果就是卡米尔第二天的腰疼得宛如压路机碾过一样。酒店地毯上衣服已经不能穿了,因为昨晚雷狮的动作可以说是用撕而不是脱。
浴室蒸腾着热气,雷狮线条流畅的躯体若有若无印在玻璃门上,卡米尔裹着浴袍走进洗手间,路过镜子看到自己脖子上尽是青青紫紫的印记。
最后是雷狮将卡米尔送上了出租车,卡米尔乖乖巧巧坐上后座打算关门却被雷狮拦住了,雷狮躬下身将自己的黑色大衣裹在卡米尔身上,顺便在对方还红肿的唇上亲了一下。
“再见。”

雷狮看着出租车扬长而去,从自己的裤兜里拿出了昨晚卡米尔揣在身上的学生证。
很快就会再见了的。
————————END.

评论 ( 5 )
热度 ( 109 )

© 茶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