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荼。


————

从天光乍破,到暮雪白头。

@燕二狗

【仏英】第78路公交

很久以前看到的一个梗了。
希望没有人写过吧。
这种暗恋的感觉最棒啦!!
——————
我爱这种一日一城的感觉,像一场梦,充满奇遇和幸运的美梦。
——————
致 亚瑟·柯克兰:
展信佳。
或许你并不认识我,也并没有注意到过我的存在,更是不知道我的名字。
我只是想给你讲一个关于第78路公交的故事。
我向往常一样按着千篇一律的工作时间表,穿着前一天晚上悉心熨贴的白衬衫和休闲的西装裤,带着街道十字路口倒数第二家咖啡店的热可可和吐司面包上了车。
起初我坐在你的身后,你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
我的视线可以越过你瘦小的肩膀,透过黎明阳光看到你的脸颊和摊在大腿上的一本绿色包装的书籍。
我是一个地道的法国人,对于英语也只是仅限于普通的日常交流。
你微微的垂下头,小声的念叨着书上的内容。
后来你接了一个电话,好像有些生气导致你的声音有点大,你回头给了我一个抱歉的眼神,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表示体谅。
但是第一次你的眼睛给我了我深刻地印象。
我从未见过祖母绿的眼眸,在灿金色的阳光下像一颗水晶一样闪闪发光。
第二天,我按着昨天的时间上了78路公交,我一路上猜想着你会不会又一次出现。
我已经做好了失望的准备,而你却出现在了昨天的位置上。
我的上帝,我觉得这是我最幸运的一天。
可惜我昨天的位置已经有人了,我找了一个离你不远的位置看着你。
你还未打理好的沙金色发梢在公车引擎发动时调皮的晃动了几下,我看着你用洁白修长的手指翻过一页,我猜想那本书上会用英国人传统的三字母一停的方式写上你的名字。
那天的天气有点冷,你穿着米黄色的针织衫,看起来就像一个未毕业的大学生。
哦对,我还不知你的年纪。
之后的日子,我也一如既往的踩着时间上车,你习惯性的会坐在倒数第六排,也就是最后一个靠窗单人座。
我想双人座的话你一定是怕遇上一个蛞噪的美国人。
你会在车上塞着小巧白色的耳机听歌,又或者带上一本全英文的诗集或格言。
我猜你应该不会听嘈杂的摇滚和流性歌曲,那播放的可能会是安静的钢琴曲亦或者是旋律简单的名谣。
离你最近的一次是在我给一位老人让座以后,我被人流挤到你的旁边,你抬头看了我一眼,并没有露出厌烦的情绪。
我撑着玻璃窗前面的栏杆,尽量不让拥挤过来的人挤到你。
如果说那句话,爱会使人变老是真的的话,我想我现在应该是满脸皱纹了。
我想你一定很好奇我是怎么知道你的名字的。
有一天,我看到一向守时的你忙忙慌慌的冲上车,臂弯里还抱着一沓文件。
我让你坐在我的位置上,你对我感激的一笑。
我想如果我是个画师,我会把你的笑容用世界上最柔软的笔刷蘸上永远不会褪色的颜料挂在我床头的画框上。
可惜我只能把你的笑容放在脑海里,祈祷多年以后它也一样清晰。
我看着你皱着你有点粗的眉毛,认真的审视每一份合同,在签字栏那里写上你得意的花体字。
我偷偷的垂下头,使劲看清你的名字。
亚瑟·柯克兰。
那样过了很久很久。
直到有一天我没有在那辆公交上再找到你的身形。
我猜你可能是生病了,或者是请假回家看望父母。
可是我从那以后再也没有看到过你了。
有时候我恍惚着,我看到你上车了,再然后我清楚的发现那个人并不是你。
我想你可能是回到属于你的地方了,在新的公交站乘上新的公交。
或许那辆公交车也是78路。
在那辆车上,也许也会有像我一样人注视你,你或许会忽视他,又或者是注意到他。
我不知道你的住址,这封信我也不知道会寄往那里。
愿它能到达你所在的地方,给你繁忙的工作带来一丝舒心的清风
from
     F.B.

评论 ( 2 )
热度 ( 28 )

© 茶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