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荼。


————

从天光乍破,到暮雪白头。

@燕二狗

【雷卡】虚拟恋人

ooc!ooc!ooc!
看了几十遍动画里卡米尔眯眼觉得他简直可爱死了啊呜呜呜那里没有表情了!!(又疯了一个x)
意外的国境四方歌词挺合适雷卡的,像什么愿生而便是我的王简直戳我。
交入党费!有没有组织哇我要寂寞死了quq
大概是狂拽霸道炫酷叼雷狮大哥x外表冷漠内心戏超足的卡米尔??
——————————
你踏过泥沼,与草木洪荒。
                             ——国境四方

卡米尔对着窗外的操场发呆,手中的圆珠笔在作业本上点了又点。

课间的十分钟总是女孩子喜欢围成一堆讨论昨天有趣的事的时候。

卡米尔从那群叽叽喳喳的女孩子的谈话里面听到了虚拟恋人这个词。

不会觉得无聊吗,这些女孩子呀。

卡米尔托着腮把最后一道数学的几何题解开,把笔芯“噔”的一下摁回笔内。

然而他忍不住好奇心最后还是去搜了搜那个所谓的“恋人”。

卡米尔点进详情页面。心内吐槽着为什么一个虚拟软件也要氪金。

下好了单,店家发给他一个app,名字简单直白——虚拟恋人,并且给他说会有两天的免费体验时间。

卡米尔点开那个app,没有一点反应。

我怀疑这是个骗子。

卡米尔把手机举起来晃晃,又看了下屏幕。

依旧没有反应。

卡米尔觉得自己原来智商也会有掉线的一天,卡米尔觉得肯定自己不会再上这种当了。

十月底的天气已经有些微凉了,枯叶满地堆积,被风吹着还有沙沙声。

起身准备做晚饭的卡米尔看着空空如也的冰箱,认命般的叹了口气。

看来是要喊外卖了。

卡米尔抱了床被子窝在沙发上无聊的看着书,当肚子开始咕咕叫的时候敲门声终于响了。

他揉了揉有点发酸的眼睛,打了个哈欠去开门。

一个黑发男人站在他家门口,穿着白色的中袖外套,手上提着他的外面看着他。

“啊,谢谢。”

卡米尔被那人打量得有些不好意思,伸手接过自己的外卖,当他打算关门的时候那人伸手直接把他抵在门框那里。

“我说,你都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

卡米尔不解的抬头,看到对方紫罗兰色的眼睛正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怎么,我可是你订购的虚拟恋人哦?”说罢,他把手机掏出来给卡米尔看。

那个app页面上正显示着卡米尔的资料,名字那里还显示着一个爱心形的恋人标志。

卡米尔有点懵。

“等等,你是怎么知道我家地址的?”

“用户同意书里面有那个请求定位位置啊,因为你们肯定都不会认真去看的。”

卡米尔觉得自己以后可能安装什么软件都需要把用户同意书看一遍,失策失策。

“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是雷狮。”

“那明天见了,小家伙。”

第二天上午的第三节课是体育课。

卡米尔坐在操场的树荫下看着篮球场,初二和初三的正在比赛。

他不喜欢运动,因为讨厌大汗淋漓以后衣服黏在触感,所以比起他去,他还是更喜欢看别人打篮球。

就在卡米尔出神的时候突然他的脸被冰了一下。

他顺着拿着雪碧的手臂看过去,是穿着高中部校服的雷狮。

“雪碧和可乐,你挑一个?”

想了想,卡米尔还是选了雪碧。

“谢谢。”

“像你这个年纪不是应该也喜欢在操场上玩吗,怎么不去?”

“我不是很喜欢出汗的时候那个味道。”

雷狮轻笑了一声,把手中的易拉罐扔进垃圾桶,顺手揉了一把卡米尔的头。

高中部和初中部只相隔一个铁丝网,卡米尔看着雷狮熟稔的翻墙,校服外套在空中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卡米尔,你这么矮还是要多锻炼才能长高。”

“还有,下次见面要记得叫我的名字。”

雷狮给卡米尔挥了挥手,另一只手插在校服兜里向教学楼走过去。

“雷狮。”

雷狮一回头,看到斑驳的树荫下的卡米尔,阳光透过叶间的罅隙映在他的眼底。

就像一片大海。

“下次见。”

就算说着是下次见,结果下了晚自习卡米尔就看了站在校门口等他的雷狮。

雷狮一把搂过卡米尔的肩膀,也不管卡米尔愿不愿,直接把人拖去了学校对面的夜市。

卡米尔除了上学很少出门,更谈不上逛街这种事情了。

琳琅满目的商品看的他有些晕,最后他的视线停留在了一家糖果店上面。

“卡米尔你喜欢吃甜的吗?”

雷狮捻起一颗被用金箔包裹的糖球,在卡米尔眼前晃了晃。

“只是觉得相比起辣和咸这两种口味,我还是认为甜更好让人接受。”

卡米尔扫了一眼店里的糖果,喉结不自觉的滚动一下。

雷狮把卡米尔的小动作都收入眼底,弹了一下卡米尔的额头,最后给他买了一罐子的金平糖。

蓝色和紫色的金平糖混合在一起,在暖灯光下烨烨生辉。

卡米尔回到家以后,看着手心里像星星一样的糖果。

这好像是雷狮送给他的第一个礼物吧?

他丢了一颗在嘴里,糖果慢慢融化在齿间。

让人忍不住嘴角上翘。

甜的。

之后雷狮给卡米尔带过一次蓝莓蛋糕,不过由于雷狮翻墙的动作有点太过于粗鲁,当卡米尔打开盒子的时候蛋糕和果酱都糊在一起了。

不过卡米尔还是把蛋糕吃了,顺便还用小叉子给雷狮喂了一块。

这是雷狮第一次觉得甜的东西其实也挺好吃的。

腊月飞雪。

卡米尔收拾好东西准备回家,收到了雷狮的简讯。

“今晚一起出去吧。”

不是疑问句,是陈述句。还真是依旧的我行我素,而且雷狮怎么可能放弃元旦节三天的假期不叫他出去玩。

当天晚上,卡米尔刚吃完晚饭,雷狮打电话叫他下楼,卡米尔便看到雷狮骑着一个自行车,示意要载他出门。

“这车可是我们学生会长的,开锁可费了我好大的劲。”

“………真的不是撬吗?”

“咳,说了就借一下。”

卡米尔坐在后座上,手乖巧的交叉放在腿上。

不过很快他就后悔了。

事实证明雷狮的车技一点也不好,过减速带的时候差点没把卡米尔抖下去,卡米尔不得不双手环抱着雷狮的腰来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

过度的亲密接触让卡米尔有点不习惯。

脸有点烫。

“早就让你抓紧了,非得让我用这种办法你才愿意抱我。”

“……雷狮你是故意的?”

“嗯哼。”

然后一个拳头不轻不重的打在雷狮的背上。

“如果你要是再放手的话,我不介意往人行道上面骑的。”

卡米尔攥紧了雷狮的外套,觉得这个人真的是坏透了。

雷狮带他去了海边,他拉着卡米尔的手一步一步踩着岩石打磨成楼梯,到了最高处是一个瞭望台。

月光下的海面泛着凌凌波光。

“卡米尔,我的世界有一片海。”

“现在我可以把它送给你了。”

卡米尔抬头看着他,此时雷狮的眼瞳在黑夜里散发着光华。

雷狮抬手覆在卡米尔的眼上,睫毛蹭在手心有点痒痒的。

然后雷狮吻了卡米尔。

单纯的唇碰唇,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城市中心的那所大钟响了,当当当的敲了十二下。

“新年快乐,卡米尔。”

“新年快乐,雷狮。”

在那以后两人再也没有见过面了,期末考试的临近让卡米尔专注于学习。

直到考试已经结束了一天了,雷狮也没联系过他。

卡米尔想雷狮了。

就像想吃最喜欢的甜点那种想。

他拨通了雷狮的电话。

“喂?”

“你好,我是你的客人卡米尔。我想,我需要续费一下我的恋期。”

“没问题,要多久。”

“一辈子。”

卡米尔心在咚咚咚的跳动,那颗心脏似乎出生就没有这么剧烈运动过。

他听到电话对面传来一声轻笑。

“如你所愿。”

END.


评论 ( 5 )
热度 ( 128 )

© 茶南。 | Powered by LOFTER